丰富的黄软件网址国产

Post in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刺啦”一股强劲的电流流经全身,百里辛吃痛,瞬间清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瞬间,他听到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鼻尖甜腻的香味,顿时反应过来现在还是在车上。

[宿主大人,您还好吗?]他刚清醒,便听到s419脑海中焦急的呼唤声。

百里辛闭着眼睛,维持着晕倒的姿势在心底问道:[刚才有危险为何没有提前发出预警?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力气怎么如此巨大?还有,定位我们的位置,向曲雅颂求救。]

[启禀宿主大人,方才十二管辖这个位面的次伪神来过,系统自动开启隐藏模式,以此混淆次伪神的精神扫视,因此系统才没来得及提前发出预警。不过次伪神一走,我便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将您身体中的毒素排出体外,并且开放了屏蔽层,以确保毒素不会通过您的呼吸道或者体表侵蚀您的身体,然后才将您刺激清醒的。]

百里辛一愣,自从知道爱人的命运之后,他对伪神和十二次伪神也格外在意,[那个次伪神呢?走了?他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

[启禀宿主大人,十二次伪神各自掌管一部分位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巡查,不过这次的巡查有些突然,我们还是小心为好。宿主大人请放心,我及时开启了隐藏模式,次伪神并未发现异状。]s419了顿,继续道:[宿主大人,我刚才扫描了一下,这个人名叫欧博列·法伊尔,*属性为b,精神力属性为c。十八年前也就是曲雅颂先生10岁那年绑架过曲雅颂先生以及他的母亲和至亲朋友。二十几个人被绑架,只有曲雅颂先生获救,从那之后他的第二人格才渐渐显露出来。]

百里辛呼吸一滞,问道:[回放一下当时的情形。]

[遵命,宿主大人。叮,解锁封尘的世界记忆!下面开始传输封尘的世界记忆,3,2,1,传输开始。叮,封尘的世界记忆传输完毕!]

s419话音刚落,百里辛眼前便是一片血红。呼喊声、绝望声、谩骂声、求救声,像一个个地雷一般在他脑海中炸裂开。

被刺穿胸口的少年,被腰斩的少女,以及被折断手臂身体畸形的年轻母亲,血腥的画面瞬间在眼前爆开,像地狱一般的场景。

二十多个少年少女加上一个大人,双手被缚在背后跪在地上,而在远处,一个俊美的少年被关在兽笼中,他跪在地上,额头上都是血,手上更是因为抓着铁栏磨得血肉模糊。少年眼中充满绝望悲痛的泪水,他嘶吼着、磕着头、求饶着,但任凭他如何毫无尊严地祈求,手里拿着钢刀的男人都熟视无睹。男人笑得狰狞,享受着少年的求饶,将钢刀一次又一次刺入跪在地上的少年少女们的身体里。

可爱俏皮声带少女好软萌写真图片

百里辛紧紧攥着手,指甲嵌入肉里才压抑住要跳起来去撕烂眼前这人的*。

魔鬼!这人简直就是魔鬼!

就是他造成了如今时时精分的曲雅颂,他是导火线,是原罪,是这个位面里给曲雅颂造成伤害的罪魁祸首!

百里辛的头是埋进座椅里的,他咬着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s419百里辛接收完信息,又问道:[宿主大人,已经定位我们车辆的位置,同时检测到这辆车后面有跟踪车辆,扫描确定跟踪车辆属于曲雅颂先生的。]

s419音刚落,百里辛就觉得车辆打了个急转弯,接着路面剧烈颠簸起来,之后又是几个急转弯。

[不好了,宿主大人,跟踪车辆脱离视线,欧博列·法伊尔把他们甩了。下面重新定位车辆,定位成功,请问宿主大人,是否将定位同步给曲雅颂先生?]

[不,]百里辛制止住s419[先看看这个人要带我们去哪,等到达目的地后再把位置发给曲雅颂,现在先帮我给他发一条短信过去。]

[遵命,宿主大人。]

颁奖典礼刚刚结束,曲雅颂便接到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汇报,他严重戾气瞬间席卷而来,“找,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

挂上电话,曲雅颂迅速回到自己车上,那个男人不是史密斯医生。刚才为防止史密斯医生有什么小动作,他特意派人在车后面跟着,派去的人都是身经百练的黑手党,不可能让一个骨科医生给摆一道。

车上的人除了他这个不确定因素,其他人他都了解,赵云海绝对没有这种能力,苏若和宝贝更不可能,唯一可能反侦查甩掉保镖的,只有史密斯医生。

他不是史密斯医生,那又会是什么人?突然,一个念头袭上心头,曲雅颂心里“咯噔”一下,呼吸戛然而止。

是他?不,绝不可能是他,宝贝不能落在他的手上,那个疯子。

正在这时,曲雅颂的手机短信响起,是他为宝贝单独设置的铃声。曲雅颂从往昔的梦魇中拉回神智,赶忙拿起手机,手机上只有短短一句话:

不要回复我,我很好,别担心,我不是脆弱的花朵,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看到这句话,曲雅颂没来由地心中一松,竟不似开始那般担心。

他镇定下来,重新拨通电话,“乔伊,找一队带来的精编小队,跟我去救人,给我带一把刀,我要活剐了那个疯子。”

……

汽车疾驰在山道上,时不时地来个急转弯,一个小时后,车才停了下来。

法伊尔手劲奇大,他下车打开后车门,直接就把苏若夹在腋下,又将百里辛和赵云海老鹰捉小鸡般一手拎一个就带下了车。

感觉被拎着走了五分钟左右后法伊尔踹开一处房门,接着自己身体一轻便被扔到了地上。

将三个人都扔到地上后,法伊尔又用麻绳将三个人的手都缚在背后,这才拿起一桶冷水泼向三人。

“啊,这是哪?!是谁?!救命!”苏若被冷水泼了一个激灵,顿时便清醒了过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前一刻自己还在颁奖典礼上,怎么这一刻就出现在了这里?

他动了动身子,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现状,一扭头这才看到自己身边的赵云海和苏青。

赵云海这时候也醒了,不过他倒是比苏若镇定很多,他虽然害怕,但却没有用嘶吼来长他人志气。赵云海动了动身子,将苏若藏在自己身后,戒备地看着居高临下如骷髅一般俯视他们的男人。

听到两人都醒了,百里辛才浑浑噩噩睁开眼睛,用迷茫害怕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一切。他瑟瑟发抖着,往赵云海靠了靠,无声地表达自己对赵云海的依赖。而赵云海却连看都不看百里辛一眼,只是担忧地用眼神安抚着苏若,却将苏青视若无睹。

法伊尔看到眼前三人的表现,发出“嗤嗤”的大笑声,“有意思,们的表情太有意思了。”他说着一口流利的z国话,边说边笑着鼓掌。

“知道们为什么给被抓来吗?”法伊尔笑够了,“是因为曲雅颂啊,记得要恨他哦,要不是因为们跟他关系亲近,也不会受到这等无妄之灾,所以们都要狠狠地恨他哦。”

看到苏若露出惊讶的表情和赵云海厌恶的表情,法伊尔心中升起一阵畅快感,他最喜欢看亲人反目、好友撕逼的现场直播。

法伊尔杀人有个怪癖,就是喜欢先折磨一个人的精神,待将那人折磨地精神崩溃,才会结果了他。

当年接到刺杀曲雅颂的任务时,本来任务目标只是曲雅颂一人,但是抓到他之后不管他如何精神折磨,曲雅颂自始至终都不屑一顾。

在刑场他才是主宰一切喜怒哀乐的国王,但是居然有人不按规矩出牌?感觉自己地位被撼动的法伊尔于是再次出手,将曲雅颂的而母亲和亲密朋友统统掳了来。

当时曲雅颂脸上的表情太美妙了,是他这辈子杀过的人里见过的最棒的表情,让他上瘾、不可自拔。他甚至对这个表情上瘾到忘记了刺杀任务而放走了曲雅颂,组织上更是因为这件事要抹杀他。

幸好他反应快,及时逃跑。

这些年他一直隐藏在曲雅颂身边,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想再次伺机而动,欣赏一次他脸上的表情。

只是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曲雅颂再没有什么亲密友人。不过就在几个月前,曲雅颂突然像着了魔一般迷上了个瘸腿少年,哈哈哈哈哈,甚至为了他动用了许久不用的黑手党势力。

这四个月里,法伊尔用了半个月将他们的关系网整理地清清楚楚,之后在曲雅颂寻找史密斯医生时第一时间找到史密斯医生,杀了他并整形成他的模样,准备了四个月,只为今日这一举动。

想到马上就会到来的曲雅颂,想到可以再次欣赏到梦中常常出现的表情,法伊尔便露出狰狞的笑容,发出“桀桀”的诡异笑声。

他边笑边扫视着神情各异的三人,当扫过百里辛时他的笑容一顿,他拉下脸走到百里辛面前,单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为什么不害怕,应该感到恐惧,的眼神不应该这么平静。”

百里辛冷冷看了一眼法伊尔,“废物才会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就是个废物。”法伊尔闻言登时眼睛一睁,抬脚将百里辛踹出半米远,百里辛皱起眉头闷哼一声。

法伊尔转着圈大跳几下,手使劲把了着头发,神情焦躁难安,“我知道了,不害怕,不惶恐,是因为这不是害怕的东西。呵,有意思。我刚刚给曲雅颂发了短信,想必他如今正心急如焚地赶过来,既然他到这里还有段时间,不如就先吃点开胃小菜。”

法伊尔舔了舔舌头,围着三个人转了一圈,突然走到百里辛面前,他弯下身子,伏到百里辛耳边边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知道人最可悲的是什么吗?是明明知道我是在用反间计,他们仍忍不住心生怀疑。”

说完这句话,他胸有成竹地站起身,走到赵云海和苏若面前。

赵云海护着苏若,强自镇定道:“不能杀我们,这样也活不了,警方一定会抓到的。”

看到在赵云海身后瑟瑟发抖的苏若,法伊尔笑道,“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些要抓我的警察在哪?不都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他蹲下-身子,笑着对苏若说,“小弟弟,很喜欢绘画对不对?但是弟弟骗了,他有那么好的才华,却不告诉。我为叫屈啊小弟弟,明明这么努力,却比不上只踏入绘画圈三个月的配角弟弟,我是的话就恨不得杀了他哦。不如这样吧,把他的手腕割断,我就放了,怎么样?放心,我会教怎么只切断筋却伤不到动脉的。”他突然语气一边,森冷道,“不过反过来,若是不割断他的,我就割断的。”他说着就拿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把玩着。

苏若和着泪水啜泣着,边哭边拼命摇头:“不,不行,他是我弟弟,我不能这样对他。”

法伊尔挑眉,“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斩断的手筋了。”他说着边在苏若身后蹲下,将森冷冰凉的匕首贴着苏若的手腕。

一阵刺痛传来,苏若疯狂地尖叫:“不要,不要,求求,不要斩断我的手筋,这是我的命啊!”

法伊尔顿住,“改变注意了吗?”

苏若脸上挂着崩溃的表情,他看了眼苏青,“我,他是我弟弟啊,我不能。”

“奥,既然不忍心,不如我再改变一下规则,这里还有第四个人,可以试着求救让别人帮做到。”法伊尔微笑道。

苏若浑身一震,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赵云海,他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道:“云海,帮帮我,云海。”

赵云海看着全然失去往日神采的苏若,心中抽痛。他的苏若应该是恬静温和,不该是这个表情的,他一定要帮苏若,“好,我帮。”

赵云海说完便看向法伊尔,法伊尔笑着点点头,拿刀子割开赵云海的绳子,将刀子递过去,“来吧,我告诉割哪里。”

法伊尔说罢便走了过去,在身后跟着的赵云海咽了口唾沫,跟着走了两步。突然间,他蓄力一发,将手中的匕首狠狠朝法伊尔挥去。法伊尔却像后脑勺上长着眼睛一样,头也不回腿往后狠狠一踢便将赵云海拿着匕首的手踩在脚下。紧接着法伊尔一个翻身来到赵云海的背后,只听“咔嚓”一声直接将赵云海的整个脚踝连着脚底板的骨头都踩碎了。

赵云海发出痛苦的嘶吼声,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脚。

法伊尔收回脚,笑道:“我可以仅凭一人之力一次便将们三人带进这里,下次行动想清楚了再动手,下次再碎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来来来,我教怎么切手筋。”法伊尔说着便单手拽着赵云海的胳膊将他拖到百里辛身后。

法伊尔看了眼百里辛的表情,发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顿时暴跳如雷,“为什么不大喊,为什么不求饶,为什么不痛哭?!的爱人为了的哥哥要切的手筋,难道不该绝望,不该愤恨吗?!”

百里辛深深望了眼赵云海,“云海,其实我根本没有失忆。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想放弃,所以才会假装失忆。来吧,我不会恨的,做什么我都不会恨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百里辛在心里加了一句。

赵云海闻言浑身一僵,双眸瞪大不敢置信地看向苏青。他一直看不起苏青,以为他贪慕虚荣,可是到了如今地步,反而是他最看不起的苏青才是最淡定的那一个人,反观被自己捧到手里的苏若,反而像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在牢笼里上蹿下跳。

法伊尔恨恨地跺了跺脚,直接攥着赵云海握匕首的手便往百里辛手腕上狠狠一划,百里辛闷哼一声,却没有叫出来。呵,这种痛算什么,还不及灵魂融合时候的五分之一、*强化时候的十分之一好吗?!

法伊尔看到百里辛依然不变的神情,气得大吼一声,一脚将赵云海踢到了角落里。赵云海哀嚎一声,目光呆滞地望着百里辛流血的手腕。是他,是他再次折断了苏青的翅膀。他已经折断了苏青的脚,这次却连他的手也伤了。

他竟然为了苏若,连续伤了苏青两次,那个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恨自己的苏青。

看到精神几近崩溃的赵云海,法伊尔的心情才好转几分。他拿起散落到一边的匕首,再次走到苏若面前,“我知道,曲雅颂因为赵云海甩了对不对?之所以答应跟赵云海在一起,是因为在s国时他英雄救美对不对?但是自以为知道的便是真相吗?我调查了所有的事情,让我来告诉真相好不好?”

法伊尔说着打开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这时我黑了s国酒店摄像头盗取的视频,我想应该很感兴趣。”

视频中,五个高鼻梁深眼眶的高大男人站得笔直,簇拥着一个男人。这五个男人苏若记忆尤深,正是绑架自己的那一伙人,而他们簇拥着的那个男人,居然是赵云海!

赵云海目光冷漠,面无表情道:“好,们绑架苏若吧。”

赵云海说的是s国语,但苏若也精通s国语,只有十秒的视频,短短一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目光呆滞中的赵云海也听到了这段视频,他痴呆地将目光调整到苏若的角度,眼睛眨了几下终于恢复了几分神采。赵云海吃力道:“不是那样的,苏若,听我解释!”

苏若崩溃地尖叫一声:“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一定也是将我们在酒店做-爱的视频发给曲雅颂的对不对?对我用苦肉计,又离间我跟曲雅颂,太歹毒了,赵云海!”

法伊尔笑得开怀,他割断苏若缚手的绳子,将匕首塞到苏若手里。他扶着苏若的肩膀,压低身子从背后趴在他耳边蛊惑道:“对,应该恨他,恨不得杀了他。如果没有他推下苏青,苏青也不会因为脚残废而发掘出绘画的天赋,苏青会是一直的陪衬品;如果没有他带去s国,曲雅颂也不会跟分手,奥对了,曲雅颂还因此爱上了的弟弟苏青;如果没有他,苏青和曲雅颂便永远都不会有交集。这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因为赵云海,如今只要把这个源头切断,才能遏制住噩梦的蔓延。乖,去杀了他。”

苏若双手握着匕首,双眼失神地往前移动着。

法伊尔一边看着他们这边的动作,一边看着突然脸色大变的百里辛,“哈哈哈哈,原来赵云海的命才是惶恐的根源。”

眼看着苏若离赵云海越走越近,几乎就要贴到赵云海身前,百里辛却突然挡在赵云海身前,“苏若,不能杀云海,会后悔的,要杀先杀我!”

他话音刚落,身后一股力道突然将他推开。赵云海将百里辛狠狠推到一边后猛地扑向苏若,他反手欲夺走苏若手中的匕首,可苏若竟然后劲也奇大,两人互不相让之时赵云海一个用力夺过匕首,但却在争夺过程中不小心划伤了苏若的手腕。

苏若痛呼一声,再也受不了这精神折磨,眼睛一翻便又晕了过去。

赵云海夺过匕首后割断百里辛的绳子,愧疚道:“小青,我对不起。我已经毁了的脚,毁了的手,我不能再让因为我没了命!”

他说罢便推开百里辛,道:“我去跟他拼了,趁机逃出去!”说完他看了晕倒的苏若一眼,既然不能跟白头到老,能死在一起也是值得的。

由于脚踝骨被踩碎,赵云海只能用右脚支撑着站起身,他手里握着低手怒吼一声,猛地向法伊尔扑去。法伊尔对此不屑一顾,反手擒拿住赵云海拿匕首的手臂后一下便将匕首夺了过来,再脚朝着赵云海一踹,再次将他踹飞出去。

赵云海这次飞了三四米远,他倒地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便昏倒了过去。

法伊尔看着已经晕死的两个人,轻轻叹了口气,“哎,怎么正餐还没来就倒了两个。不过也没关系,曲雅颂真正在乎的人没晕就行。”

他说完这句话,便一脸惬意地看向百里辛,突然他眼睛睁得大大地,不敢置信地看向百里辛。

百里辛揉了揉手腕,那里已经恢复如初,根本看不出伤口。他伸了个懒腰,冷漠地看了眼倒地的两人,笑道:“真不知该称呼一声傻狍子还是神助攻,我正愁怎么让这两人反目为仇呢,就出现了。”

法伊尔瞠目结舌,指着百里辛已经痊愈的手腕:“我刚才明明割断了的手筋,怎么会……”

百里辛大笑一声,“因为我不是人啊,自以为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却又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玩弄他们,我玩弄。就是个被我牵了线的玩偶,垃圾!”

法伊尔倒退两步,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不,不可能,只有我玩弄们的份儿!”

百里辛冷笑着,步步紧逼,“法伊尔,就是个懦夫,败类。被的暗杀组织当提线玩偶,想挣扎却无法挣脱,最后便将这份恨转嫁到任务目标身上。就是这种垃圾,凭什么要伤害曲雅颂?!我会把送到的杀手组织那里,让永远被囚禁在那个牢笼中,让这辈子受尽折磨,永远活在绝望和痛苦之中!”

“不,不,”法伊尔神色恍惚,“我不要回那个组织里去!”他说罢突然神色一变,手中匕首用力刺向百里辛。

就在匕首离百里辛只有一步之遥时,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百里辛大喝一声“时间冻结!”,眼前马上就刺到眼睛里的匕首顿时停住,如同静止了一般。

“时间冻结”是位面系统的兑换窗口里新出现的物品,100点兑换一次,持续时间20s,如果用在关键地方可谓是有如神助。

方才百里辛在用位面点数修复好手腕上的伤时顺便兑换了这个物品,就是用在关键时候。

见时间被冻结了,百里辛往后微微一退,抬起胳膊抓住法伊尔的手臂将它用力一弯便将匕首对着他自己的胸口。

做完这些,百里辛抬手对着法伊尔的脑袋狠狠扇了几下,麻痹,让欺负我们家曲雅颂,不是最喜欢左右别人的生命吧,被自己的匕首杀死的,表情一定也很丰富吧?!

他扇了几个大耳刮子,“时间冻结”的时限也到了,法伊尔只觉得胸口一痛,顿时惊恐地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自己胸口上插着的匕首正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法伊尔踉跄几步,倒在地上。这处地方是他精心挑选的,他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完美的逃脱路线,只要能看到曲雅颂的表情,他就立刻逃走。可是如今曲雅颂都还没有到,他就惨死在了自己的匕首之下,这简直太可笑了!

看到法伊尔渐渐冷却的身体,百里辛问向s419[曲雅颂快到了吗?]

[启禀宿主大人,刚刚一下车我就给曲雅颂先生定位了地址,预计4分24秒后他便会推门而入。]

百里辛点点头,耳边已经依稀可以听到下面汽车马达的声音,他找了个角落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装起了昏迷。另外两人都晕了,自己若是醒着太违和了。

几分钟后,大门被“啪”地一下用力推开,曲雅颂疾疾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满地狼藉和倒在血泊中的法伊尔。

他心中“咯噔”一下,脚步几乎像踩空了一般,踉踉跄跄冲到百里辛面前。

曲雅颂抱起“昏迷”的百里辛,抚摸到他温暖的身体,感受着他呼出来的有力气息,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叮!恭喜宿主大人,灵魂融合度达到24%,30%,40%,55%……99%,100%!恭喜宿主大人,主神大人的两个排异灵魂碎片完美融合!!]

百里辛听到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系统提示音,再也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即便是禁闭着眼睛,泪水也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

在曲雅颂怀中,他睁开被泪水浇湿的眼眸,反手紧紧抱住曲雅颂,深深吻住了曲雅颂的嘴唇。